山東聊城行政争議化解“最優解”的探索實踐

來源:中國廉政網 發布時間:2024-05-24
分享到:

“單位不認可我的工傷,我該如何維權?”“開車時被扣分罰款,我不服,認為處置程序有問題,該怎麼辦?”……在山東聊城市、縣兩級法院立案庭設置的行政複議受理窗口,不時有群衆前來咨詢工作生活中遇到的法律問題,在認可行政複議可以更為簡單高效地主張自身權利後,群衆還可以現場申請行政複議。

 01

5月15日,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市人民檢察院、市司法局聯合召開府院聯席行政争議化解工作專題會。會議研究通過了建立行政複議應訴、行政審判及行政檢察案件信息常态溝通聯絡機制;推進全市各級行政争議審前和解中心、行政複議窗口實體化運行;探索推進行政機關具體行政行為自我糾錯機制;改革行政機關工作人員旁聽庭審制度;加強對法院生效裁判文書及複議決定書履行等監督問效;指導跨區劃府院聯動機制落地落實等10項工作。

近年來,聊城市以行政争議實質性化解為目标,加強行政執法與司法的良性互動,最大力度拓展府院聯動化解行政争議“同心圓”半徑,不斷推進化解工作落地落實,取得了“案結事了、政通人和、取信于民”的良好效果。

跨區域解紛,鋪就争議化解“為民路”

4月26日,聊城市跨行政區劃府院聯動機制第一次協調會議在試點縣高唐舉行。會上,各縣(市、區)分享了本地行政審判、行政複議應訴工作情況,并圍繞建立全市範圍内的跨行政區劃府院聯動機制進行深入探讨并交換意見。4月29日,《聊城市跨行政區劃府院聯動機制實施意見》出台,“總對總”訴調對接、行政規範性文件評估審查、司法建議(複議意見)會商共治、社會治理風險預警防範等14項創新機制令人耳目一新、倍感振奮。

 

“聊城市跨行政區劃府院聯動機制的啟動,是進一步适應行政案件跨行政區劃管轄制度改革的務實舉措,是府院合力探索社會化、法治化、常态化預防和化解行政争議有效路徑的創新實踐。”聊城市司法局黨組書記、局長楊國強表示。

4月30日,馬某申請撤回起訴,高唐縣人民法院也随之迎來了全市跨行政區劃府院聯動機制運行後,異地合力化解的首起行政争議。在馬某訴臨清市公安局、臨清市政府行政拘留及行政複議一案中,高唐縣法院以“如我在訴”的同理心,引導原告馬某放下思想顧慮,同意法院組織調解;同時,高唐縣法院聯動臨清市政府,共同向原告馬某、第三人李某以及被告臨清市公安局多方溝通協調,促成馬某與李某達成和解協議,馬某向李某出具諒解書,李某也向馬某出具諒解書,申請撤銷對馬某的行政拘留處罰或對其的罰款處罰。臨清市公安局針對案情已發生重大改變的實際情況,表達了不再執行對馬某行政拘留的争議解決方案。三方握手言和,至此,一起因民間糾紛引發的行政治安案件被徹底化解。

“又好又快終結行政争議,離不開引導行政相對人、利害關系人以及行政機關多方進行調解。”高唐縣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張士河談到,“調解需要從法律、人情等各個角度對當事人開展釋法說理,經過反複溝通後找到讓三方都認可的調解方案。本案的成功化解,正是得益于跨行政區劃府院聯動搭建的‘總對總’訴調對接平台,讓法言法語變換為群衆語言,使被動裁判轉化為能動解紛,最終取得了多赢共赢效果。”

多觸角聯動,共繪糾紛調處“同心圓”

5月11日,聊城市、縣兩級法院立案大廳實現了行政複議受理窗口全覆蓋。這既是聊城市加強府院聯動的具體實踐,也是該市探索建立行政複議先行處理引導機制的重要舉措。

 

在該窗口,對于法定複議前置案件,當事人直接起訴的,工作人員在立案登記前向當事人釋明現行申請行政複議;對于可以選擇行政複議也可以直接起訴的案件,由工作人員進行釋明并引導當事人優先選擇行政複議;當事人申請行政複議的,工作人員初審并收取行政複議材料後直接轉交複議機構,無需當事人再次到複議機構遞交材料,實現了起訴、複議兩種救濟途徑“無縫”銜接,在強化行政複議吸納行政争議的同時,充分減輕了當事人訴累。

5月21日,市民王某向東昌府區人民法院反映市交警支隊某直屬大隊對其因違反交通禁令标志指示而作出的行政處罰不合理,要求立案起訴。東昌府區人民法院立案庭在了解案情後,立即與法院新設立的行政複議受理窗口工作人員溝通,工作人員給王某進行充分釋法說理,并告知其如果複議需要向市政府行政複議辦公室提起行政複議。王某在工作人員現場指導下撰寫了複議申請書,工作人員随即與市司法局行政複議科負責人梅小勇取得聯系,符合複議申請條件,通過網上申請受理了該申請。王某激動地說,“要是法院告知我先去複議,我一定會先去東昌府區申請複議,如果不符合申請條件還得再去市裡申請,來來回回多跑三四趟,也會耽誤不少時間精力。複議窗口設在法院真是太方便了,全部手續辦完僅用了不到三十分鐘時間”。

負責人應訴,搭建法治為民“連心橋”

行政應訴工作一直是聊城市法治建設中的一抹亮色。2019年至今,該市行政應訴工作連續名列全省第一,其《創新“1+3”行政應訴模式》被中央依法治國辦命名為全國法治建設示範項目。現如今,聊城市以行政機關主要負責人為突破口,激活了應訴“負反饋”效能,倒逼行政機關依法行政能力持續提升,不但推動了法治建設向縱深發展,更是在預防化解風險隐患中築牢了社會穩定大局。

2023年6月17日,聊城中院二審公開開庭審理聊城某公司訴聊城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聊城市人民政府工傷保險資格認定及行政複議一案。聊城市委副書記、市長張百順作為市政府主要負責人出庭應訴,當天化解全部糾紛,成為全省少有的出庭應訴的地市級政府“一把手”。而據統計,聊城市各級行政機關“一把手”出庭應訴占比連續三年超過25%,其中2022年、2023年分别為40.46%、40.94%。

“一把手”出庭應訴帶來示範效果,促使聊城市連續58個月保持各級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率100%。讓“一把手”出庭應訴不是最終目的,而是倒逼行政機關提升風險排查、糾紛化解和依法行政能力。

在一起某房地産公司訴高唐縣人民政府、縣綜合行政執法局的案件中,高唐縣委副書記、縣長楊曙光在介入調解時了解到,該房地産公司被行政處罰的行為實際上并沒有主觀過錯,依據《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三條第二款“當事人有證據足以證明沒有主觀過錯的,不予行政處罰”的規定,結合當下優化營商環境、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的大背景,其積極與聊城中院溝通,最終促成該房地産公司與縣政府、縣綜合執法局達成和解。

“從一開始每年被動出庭應訴,到後來庭前充分準備、‘出庭又出聲’,再到現在積極參與和引導行政争議實質性化解,我對行政應訴工作的認識有很大的改觀。出庭應訴不但能提升個人作為政府法治建設第一責任人的履責能力水平,更是以‘關鍵少數’的‘頭雁效應’激發多元聯動解紛的合力。”楊曙光說。

“下一步,聊城市将通過建立健全跨行政區劃府院聯動機制,探尋行政争議化解‘最優解’,實現優勢互補從單向向雙向轉變、聯絡聯動從應急向常态轉變、處置端口從事後救濟向事前預防轉變,更好地達到良性互動、優勢互補、效能疊加的目标,為實現市域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的現代化提供聊城實踐模式。”楊國強說。(通訊員   秦寶成  劉江  王善鯉  楊洋)

責任編輯:董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