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三晉質樸古韻丨弘傳三秦厚重文脈——青年畫家王騰的藝術之路和作品欣賞

來源: 發布時間:2024-03-08
分享到:

吮吸着母親河的乳汁,沐浴着黃河兩岸的陽光雨露,青年畫家王騰畫山、畫水、畫人,用筆、用墨,用心,描繪壯麗的三晉、三秦風情,歌頌樸實的山西、陝西人民,弘揚優秀的中華繪畫藝術文化。畫風繼承三晉質樸之古韻,彰顯三秦厚重之文脈,可圈可點,意味綿長。家國情懷,令人起敬。

畫家

“耕讀傳家”

王騰的老家在山西省萬榮縣西景村。西景故屬萬泉縣,後來,萬泉與榮河兩縣合并為萬榮縣。萬榮地處晉南山原之間,西臨黃河,東望中條山脈,古曰河東。其地豐饒,乃晉陝通衢,自古民風耕讀并重。

王騰祖輩亦在辛勤務農和求取功名的耕讀環境中生存。王騰的天祖父王如珪就是當地一位出身農家的儒林名士,祖父王有政是全國著名的人物畫家,大伯王志純是全國著名的美術理論家。西景村東,至今立有一通高大的石碑,是民國初年族人為王如珪镌立的功德碑,曰《如珪字月卿号西村先生德行教澤碑》(現為市級文物)。

王騰的太奶奶薛舜琴,是本縣東景村名門之後,生于1905年,自幼秉承家教,學習女紅閨閣之禮,誦讀古代聖賢之書。17歲(1921年)嫁到王家,曾伴夫到運城讀書,她也因此增長了見識。薛氏知書明理,對待老人至親至孝,治家理财,井然有序,是勤儉持家的賢妻良母。她内和妯娌,外睦鄰舍,得到全村老少的敬重。王家人多事多,丈夫王湘仙禀性溫厚,隻肯埋頭認真做事。未料日寇來犯,兵荒馬亂,公公病亡,丈夫被抓去充當壯丁,小叔被迫背井離鄉去謀生,家裡僅有的兩頭騾子也被日本兵搶去,種種災禍變故接踵而來。然而,她處變不驚,收起教鞭,以瘦弱的身軀,像男人一樣将偌大一個家庭的生活重擔一肩擔起。她飼牲畜、種莊稼、揮鐮刀、碾場、紡織、廚炊,披星戴月,勞苦不息,其悲楚艱辛之狀難以盡述;然而她皆平常應對,從不向外人說苦。在同輩農婦中,她算是一個識字有文化的人了。抗日戰争爆發前,她在村中女學教過書,這為她敦促和指教子女讀書學習、承繼家風,帶來許多便利。

“學藝之路”

王騰雖出生在世代耕讀之家,卻和衆多的農村娃娃一樣,有一個親昵的小名:騰娃。

王騰喜好繪畫的緣由,還要追溯到爺爺那裡。爺爺不僅擅長詩書楹聯繪畫,還是縣裡的老教師;然而,對王騰影響最大的是他二爺爺王有政。小時候在飯桌上,聽二爺爺講,學習不好報個畫畫班,免得以後在農村幹活小身闆連鋤頭都扛不起;沒想到他一學繪畫便不可收拾,對繪畫産生了濃厚的興趣,經常到處亂畫,至今老家的牆上還留有當初塗鴉的痕迹。

王騰在萬榮英華中學讀書時參加了學校的美術組,由美術老師董曉甯輔導,常在課餘和周末組織學團活動。在老師指導下,王騰受到一些美術基本技能的訓練,老師誇他是個“畫畫的料”,更激發了王騰的學畫熱情。他和美術組的同學除了談論怎麼畫畫,也談理想。這時他已萌生了報考美術學院的想法。2003年初三時參加萬榮縣教師繪畫比賽獲二等獎。

2003年年底,當時想報考西安美術學院附中,在大伯王志純的建議下,報考了北京市國際藝術學校。2004年夏季,赴京參加學校校考;秋季王騰喜出望外收到了學校的錄取通知書;當時此校全國招30名學員,山西有兩名另一名來自太原。2004年8月,他懷揣錄取通知書,離别家鄉,坐17個小時綠皮火車直奔北京。聽說北京站快要到了,他既興奮又緊張。入學後王騰被編入零四班,老師姓孫,是婁師白的關門弟子。附中實行四年制,約有一半時間學習美術專業課程,如素描、水彩、國畫、油畫、書法、藝術欣賞等;另一半時間學習普通高中語文、數學、政治文化課程。這種課程安排很适合他的口味。每學期下鄉邊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邊畫速寫。農村出身的他比城市學生更快地适應了這種學生生活;每學年兩個月的下鄉實習,他都要畫大量的農村生活速寫和創作小構圖。08年高考,因文化課分數不夠,未能進入理想的中央美院,考入北京市聯合大學藝術學院,學習設計專業。12年畢業後,曾在一個設計公司擔任設計總監,随後到中國聖海文化産業園主持美術策劃、展覽、設計等工作;并出版作品、獲獎,深受董事長屈啟曉老師的贊揚與支持。後因參加一場筆會活動,激發了他重回專業繪畫之路的想法。在大伯王志純的悉心指導下,他刻苦對臨曆代名家真迹,深得國粹技法之妙。因對繪畫的酷愛,他果斷辭掉了工作,離開非常敬仰的屈啟曉恩師,來到古都西安,由二爺爺王有政親自指導,繼續繪畫生涯。疫情期間,他創作了畫作《媽媽勝利歸來》。當時全民口罩,王騰以獨特的視角,選取抗疫勝利、去掉口罩之後,母子三人在公園歡聲笑語的溫馨瞬間創作,作品獲得一緻好評;随後他又創作一系列 《小紅星》作品,獲邀參加西安市紀念“雙擁運動”八十周年主題書畫展,作品收藏于西安市雙擁辦。2022年創作十餘幅山西省各市景區作品,全部作品收藏于黃河京都酒店管理集團(運城市駐京辦)。

“傳承突破” 

王騰的繪畫藝術,既師承著名人物畫家王有政,北京畫院王志純;同時也深受著名書法家詩人屈啟曉的教誨和熏陶。

現在他擔任中國少數民族文物保護協會藝術研究院、書畫院院長,是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山西省美術家協會會員,西北政法大學藝術學院實務導師,并兼任西安華夏平安書畫院副院長。

王騰作為一位優秀的畫家,他擅長水墨人物國畫。他筆下的人物形神兼備、生動傳神,展現出樸實無華的美,充滿 了生活氣息;他作品中的每一位主角都像我們身邊朋友那麼親切,那麼“零距離”。

王騰的藝術格言是“傳承與突破”。在繪畫中,他傳承了王有政傳統寫意人物畫中寫意線描、寫意着色、大寫意的技法,同時融入對生活獨到的觀察與思考。他不拘泥于傳統繪畫方法,作品線條剛柔相間、虛實相生,墨色拙樸,枯潤精緻,格調純正,脫俗質樸,潇灑自由,清新開闊,展現出生命的蓬勃朝氣,流露着自然的野逸天性和濃郁的生活氣息,能夠使人不自覺産生對田園生活的憧憬和向往。他的人物畫題材以女子、孩童為主,質樸無華、簡約清淡、甯靜沉穩,是他一貫的人物畫風格。其畫作往往以濃淡相宜的墨色、婉約流暢的線條,勾勒出一個個安靜文雅的女子形象;沒有華麗的衣裳,也沒有多餘的裝飾,衣着樸素、場景簡單,處處體現出生活的情趣和真谛。這些人物或專注做事,或默默凝視,一颦一蹙間舉止優雅,盡顯端莊氣質,不禁引起觀者的思想共鳴。平淡才是真,這真趣極富藝術感染力。

當今許多人物畫都或多或少地存在概念化、臉譜化的傾向。看似精彩紛呈,實則缺乏靈氣,難以觸動人的情感。在他看來,唯有“接地氣”才能把人物表現得活靈活現;唯有貼近生活、面對生活,才能表達出生活中令人怦然心動的一瞬間。他把這看作攀登藝術高峰的必由之路。王騰的畫中很少刻意營造宏大場面,更多的是田園風情,在老屋、老街、田野等日常場 景的映襯下,一個個鮮活的形象躍然紙上。這一幅幅作品像是在訴說一個個農家故事,把觀衆的思緒從喧鬧嘈雜的都市引向充滿溫馨的田園之中,體會那份悠閑、恬淡。

藝術的靈感源于生活,深厚的生活積澱是王騰創作的源泉。他童年生長于農村環境,後來求學、在大城市生活的經曆,使他對生活有了更多新的感悟。因此,他的作品才能做到忠于現實、忠于生活、忠于内心情感。正是這種對生活的熱情、真情,使王騰的作品中噴薄出一種巨大的力量,他用流淌在血液中的感情去描繪人生百态,以及人類對淳樸、甯靜生活的向往,在喧嚣的當代社會勾勒出了那方潛藏在無數人心靈深處的精神家園。

王騰的畫室沿用祖上堂号“駿福堂”,在這裡,他思考生活,勤奮創作,三五知己常來相聚,手把茶盞,共話藝術。在他看來,藝術離不開對生活深沉的情感,需要藝術家從心出發,把目光投向火熱的生活,更多地去關注身邊的人和事,在平凡的生活瑣事中尋找閃亮、突出、可以感染人的素材,從千差萬别的人物面容中表現出人物各異的精神氣質,或意氣風發,或堅強剛毅,或機靈聰慧,以此來構建有血有肉、有靈魂的藝術形象,與觀者産生靈魂的共鳴。

除人物畫外,王騰的繪畫還涉及山水、動物、草木、佛像菩薩等題材,涵蓋範圍廣,基本功紮實,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在他的畫裡能讀到東方的哲學、文化和民間的色彩。觀其大畫,氣勢恢宏,給人以崇高感和神秘感。近看筆暢墨酣,大疏大密處處精練,大片黑白奇絕怪宕,卻穩如泰山,厚重華滋。觀其小畫一絲不苟,根根細發涓涓流于毫端,形态惟妙惟俏,卻又能大開大合,小畫面而見大氣象,做到簡練而不簡單,些許筆墨給人以無限想象。

王騰的藝術之路日臻寬闊。繪畫藝術是不斷發展的,藝術創作永無止境,讓我們繼續關注王騰的藝術創作之路,期待他創作出更多的藝術佳品,讓我們欣賞,品味。(本報記者 楊萬福 張月恩 李青英 通訊員 賀轶群 李豔濤報道)

《中國新聞日報》(2024年03月08日04 版)

責任編輯:董晨曦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郭宗知先生繪畫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