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其牛 牛如其人——張懷文的畫牛情結與“三牛”精神

來源:中國廉政網 發布時間:2023-10-20 分享按鈕

1697740740531357

山西有一位畫牛人,大名張懷文。

他生在農村,當過兵,做過工,工農兵全幹過。

他長期擔任領導幹部,思想敏捷,作風務實,能力超強,待人厚道,在山西政壇的廳級幹部中,是一位閱曆豐富,經曆全面,資曆深厚的佼佼者。

放牛,學牛,畫牛,對牛熟悉,與牛有情,與牛有緣,是習近平總書記倡導的“三牛”精神的踐行者。

兒時放牛識牛形

牛是人類的老朋友、好朋友,其形象敦厚而親切。

牛是美德的象征,一生勤勞,品德高尚,任勞任怨。

張懷文出生在太行山裡的榆社農村,家庭貧寒。七歲時,父親病逝,他家與另兩家合着養一頭黃牛,放牛這營生便落在他的頭上。從此,他就成了名副其實的“放牛娃”,在一邊放牛,一邊讀書中,度過了他那難忘的童年歲月,他的童趣很多都是來自放牛的情趣,可以說,放牛給了他許多獲得感和幸福感,正是與牛為伴,與牛為友,與牛結下了不解情緣,才使他的童年充滿快樂,富有意義。剛開始放牛時,他的個子還沒有牛腿高,頭一天領着牛出去吃草,就被牛踢了一腳,耳後腦皮上留下了一塊疤痕。還是他娘給兒子出了個主意,用一根長長的繩子拴住牛鼻子,遠遠地牽着牛走,到了山上青草繁茂的地方,把牛拴在一棵樹下,讓牛慢慢地吃草,這樣,他才逐漸地學會了放牛。這頭黃牛跟他相處三四年,彼此的情誼與日俱增,他親昵地稱呼黃牛“黃哥”,每天誰也離不開誰。後來有了農業合作社和人民公社,他還一直放牛,從放一頭牛,到放兩頭,三頭牛,最後放成一群牛。這一放,就放到十六歲,整整九年時間,從一個幼稚牧童成長為英俊少年。這期間,他每天吆牛出圈,騎牛上山,在牛背上唱歌誦詩、吹笛看書,下雨時鑽進牛肚子下面避雨,得意時拽着牛尾巴嬉耍遊戲。與牛生活在一起,快哉樂哉!在與牛相濡以沫的日子裡,懷文與牛相識相知,讀懂了牛脾氣,認識了牛精神,牛的倔強堅韌、忠厚穩重、吃苦耐勞、不求回報等一系列的品德和性格,一點一滴地潛移默化地感染着他感動着他,那顆幼小的逐漸成長的純潔心靈自然與“牛性”相互對接,那股“牛勁”正在他的精神世界裡蘊藏積累,等待着日後發力。

工作效牛悟牛性,

張懷文是我的摯友,與我年齡同歲,黨校同學,又是晉中老鄉,幾十年的老弟兄!

中學畢業後,他當了鄉裡的通訊員,時間不長,又被選到晉中地委當通訊員。從早到晚,不是打掃衛生,便是提水倒水,髒活累活,不停地幹,活像一頭小黃牛,默默無聞地奔來奔去。1968年,正當國際形勢嚴峻,他毅然放棄了每月三十六元的工作,報名參軍入伍,選擇了每月僅有六元津貼的普通一兵,在裝甲兵當了坦克駕駛員。頭一年當班長,第二年光榮入黨,第三年提幹當上了排長。他被選進裝甲兵學院進修,又被調到坦克研究所擔任新型坦克的試驗員,成為當時部隊出類拔萃的坦克手。就在這個試驗員的崗位上,他經曆了一次生死考驗。那是1971年隆冬,當時内蒙古百靈廟地區的氣溫降至零下四十二度,部隊決定進行坦克的寒區低溫測試實驗,車隊在進行途中突遇狂風暴雪,一時間飛沙走石,大雪彌漫,他駕駛的坦克又出了機械故障,被困在茫茫的沙漠雪原上,他隻身一人,僅帶着一包餅幹,三天兩夜的時間,就靠着餅幹和雪花維持,當搜救部隊找到他時,他正在風雪中嚴重凍傷,經搶救脫離了危險,但右腿卻留下了傷病的後遺症。部隊磨練了他的鋼鐵意志,增強了他的軍人血性,同時,五年的軍旅生活也彰顯了他的那種吃苦耐勞、敢打硬仗的精神。

從部隊轉業後,他不當幹部當工人,主動到榆次液壓件廠當了模型工,後又當了車間負責人;1975年被推薦到晉中工交建政治部當了幹事,後擔任幹部科副科長。1983年以優異成績考入中共山西省委黨校,兩年修業期滿畢業後,當任了晉中重工業局副局長,期間經常下縣到廠礦企業調查研究,現場辦公,解決基層的實際問題。1990年到介休市工作,曆任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1997年任晉中市委委員(副廳級)。他在這些工作崗位上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堅持改革開放,工作創新,一幹就是整整十個年頭。他像一頭雄健的黃牛,總有使不完的勁兒,在介休這塊土地上,辛勤耕耘,頑強拼搏,開拓奮進,朝着自己的目标不斷前行。他在綿山腳下,汾河岸邊,與介休人民一起創造了許多經濟發展的奇迹,許多社會進步的亮點,跻身于全省縣域經濟排頭兵的行列,成為全省縣級經濟總量五強之一。在此僅舉兩例,便會窺一斑而知全豹。一是發展鄉鎮企業,培育了焦化、建材、鋼鐵三大支柱,湧現出在山西具有重大影響力的衆多民營企業家,鄉鎮企業成為介休經濟的主力軍,成為全省的一面旗幟。二是開發綿山風景區,首創民營經濟引入旅遊業開發領域的先例,首創“誰投資,誰經營,誰受益”的開發模式,讓綿山披上新裝,煥發青春,打造成為5A級的國家名勝風景區,把綿山建設成為寒食節文化的傳播基地,成為全國寒食節文化活動的舉辦地。在鄉鎮企業與旅遊開發的兩輪驅動下,介休的經濟不斷增長,健康發展,真似三晉大地上升起的一顆璀璨新星。

1999年,懷文同志調任長治市委副書記兼常務副市長。這段時間,他集中精力抓經濟結構調整,提出了“改造傳統産業,培育新型産業,工廠退城入郊,建設工業園區”的戰略,實施過程中,儲備了一大批項目,建設了一大批企業,推動了煤電一體化進程,開啟了經濟發展新格局。二零零一年,懷文同志又北上忻州,擔任市委副書記、市長。忻州屬于國家級貧困地區,經濟發展嚴重滞後。他在深入基層調研,全面掌握區情的基礎上,下定決心抓住工程項目,立志改變忻州落後現狀。他和他的“一班人”繪制了發展新藍圖,提出了發展新戰略,建立健全了工作考核新制度。他身體力行帶頭抓落實,上北京、跑外省、籌資金、立項目,先後引進神華、魯能等十幾家大集團公司落戶忻州,投資建設了兩個大型水力發電站,一個120萬千瓦大型火力發電廠,一個100萬噸氧化鋁廠,三個大型煤礦,還有一批城市建設項目。從此,忻州步入了發展的快車道,幹部群衆稱贊懷文同志是說實話、辦實事、見實效的好市長。2005年,懷文同志調回省城,榮任省國土資源廳廳長,他從明确自己的職責、學習政策法規起步,進而提出工作思路,确定工作重點,三年間,忠實全面履職,服務經濟發展,九項工作都在全國名列前茅,特别是資源整合工作在全國作了經驗介紹。無論在地方任職,還是當部門主管,多少年來,懷文同志一直是埋頭苦幹,不圖虛名,他的那種牛精神伴随着他走過人生的一程又一程,那股牛勁總是有增無減,始終保持在普通的工作中,崇高的事業裡。

退休畫牛彰牛魂

張懷文2011年退休,早在2007年10月到省人大工作起,懷文同志便開始了他畫牛的藝術生活。為什麼要畫牛?用他自己的話來解釋最好不過了。“小時侯酷愛書畫,退休後為了圓我的少年夢,開始學畫。因兒時放牛,與牛有緣,所以就學畫牛。”“兒時放牛識牛形,成年悟牛效牛性,而今畫牛彰牛魂,旨在弘揚牛精神。”這正是他畫牛的緣由所在。

近十年來,懷文全身心地投入到以畫牛為主的藝術創作中,每天黎明即起,伏案揮墨,一日無辍。起初,畫不成,不氣餒,繼續畫;畫成了,很興奮,又繼續畫。在“廢紙三千”的基礎上,終于成就了一批形态各異、栩栩如生的牛畫作品。從此,懷文的牛畫,一下子走紅了、火爆啦!形成了一場“牛畫熱”。毫不誇張地說,真是人見人愛,風靡山西。凡是朋友、同學、老鄉、同事、熟人都紛紛向他索要牛畫,省城太原乃至全省的許多地方的風景區、廣場上、賓館裡、會議室,都懸挂着他的牛畫。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文藝創作方法,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紮根人民,紮根生活。懷文同志正是因為做到了這兩條,才獲得了畫牛的真谛和效果,才畫出了人們都非常喜歡的牛畫。雖然他從來沒有進過藝術院校,沒有專門拜師學畫,但卻成功地創作了牛畫;雖然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成為畫家,但卻居然成為人們心中的大畫家。

迄今,懷文已畫了将近萬幅牛畫,每日平均三幅,舉辦了多次個人畫展,出版了多本畫冊,收集了大量的有關牛的藝術品,珍藏了齊白石、徐悲鴻、張大千、李可染等大師的畫集,開辟了兩個繪畫工作室。他的作品,以牛為主,也有人物畫鐘馗等,動物畫包括馬、狗、猴、雞、鷹等,花卉畫牡丹等。他的牛畫,形似神似,出神入化,牛形象逼真地躍然紙上,牛精神自然地生于筆下。他作畫運筆自如,一氣呵成。他已對畫牛的要訣作了精準的概括“牛性沉穩又寬厚,牛形特貌重突出,魁形巨首角彎環,口方肚圓腿短粗,搖頭擺尾常變幻,步伐交叉有力度,牛蹄方圓分兩瓣,牛哞張口定昂頭,頸部下筆定牛勢,頭角背臀順序勾,腿蹄造型要誇張,淋漓畫尾一筆收,皴擦巧用排墨法,幹濕濃淡變化多,題款宜作田園句,畫中牛公定風流。”他的雙牛圖、九牛圖最受青睐,百牛圖氣勢恢弘,更是精品。

不妨聽聽畫界專家們的評論吧,山西畫院院長、省美術家協會主席王學輝稱贊懷文的牛畫,他是這樣說的:“選材好,牛是一種品格,一種精神的象征,畫中融入他幾十年對工作、對人生、對生活的一種表達。筆墨好,用筆果斷幹練,墨色濃淡相融,線條清朗,墨團渾厚,整個畫面清新,生機勃勃。造型美,牛的姿态,千變萬化,一筆一畫均在結構之上,所畫之牛,神情并茂,牛氣十足。”山西著名評論家介子平先生這樣寫道:《百牛圖》是張先生的一幅精心之作,其勢宏大、漫山遍野、滿山滿谷。食者有之,憩者有之,吼者有之,鬥者有之,奔走者有之,舐犢者有之,顧眄者有之,繞膝者有之,聚散有度,百牛百态,當年田單的火牛陣不過如此。中國美協主席劉大為、山西原文聯主席李才旺等許多名人名家都為張懷文的牛畫題詞,一緻贊許懷文作品之高水平,贊許牛畫所蘊含的那種牛精神。

人們為什麼争相得到他的一幅牛畫呢?我想,那是因為牛是真、善、美的象征,畫中的牛代表着一種崇高的精神境界,它傳遞着向上向善的價值觀,展示着自然美、生活美、心靈美。牛是真善美的一種化身,人們那麼愛好牛畫,正是反映出他們強烈追求真善美的價值取向。在我看來,懷文同志把一幅幅的牛畫饋贈給人們,實質上他是在傳播可貴的牛精神,傳播一種強大的正能量。

很難想象,如果沒有小時侯放牛娃的經曆,與牛建立的那種深厚感情;如果沒有長大以後長期的工作磨練,象牛一樣地默默奉獻;如果沒有近十年來的堅持不懈,锲而不舍的畫牛實踐,不斷總結不斷提高畫藝的努力,他能畫出那一幅幅形象逼真的牛畫嗎?藝術來自生活,藝術來自實踐,是生活給了他創作的源泉,是工作給了他創作的靈感,是品德決定了他作品的品位,這才是千真萬确的道理。懷文同志在退休之後,實現了政壇到畫壇的巨大跨越,實現了從政到從藝的華麗轉身。一路走來,他的人生藝術令人十分敬慕欽佩;面對現實,他的藝術人生,又令人極為感歎驚喜。總之,他的人生是成功的人生,實在可贊可賀啊!

過去的幾十年,懷文同志在工作中始終貫穿了、實踐了牛精神;最近的十年,懷文同志又用畫筆讴歌牛精神,用藝術彰顯牛品行。以我之見,懷文畫牛,在一定意義上也是在自我畫像,他不就是多少年來人們一直崇敬的一頭孺子牛、拓荒牛、老黃牛嗎?真可謂:人如其牛,牛如其人。

我的住所客廳挂着一幅懷文畫的《五牛圖》,我平時經常凝視着牛群遐想,心中默默地祝福:懷文同志在畫牛中升華人生,在畫牛中享受快樂。(作者系原山西省監察廳廳長  王俊忠)

《中國廉政報》(2023年10月20日03 版)

責任編輯:董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