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青梅:小小說 沉重的父愛

來源:中國廉政網 發布時間:2023-08-29 分享按鈕

自從參加工作以來,我總覺得時間像失控的車輪,行走如飛,讓人把握不住,隻能追逐着時間的車輪步履匆匆。

為了多掙錢早日實現這一路走來的奮鬥目标,我每天加班加點到深夜。這種日子不覺已熬過整整十年,好賴總算幹出了點成績,打拼六年後終于在省城結婚生子安了家。雖然樓房是按揭,車是我和蘇蓉結婚時她爸媽陪送的低配奧迪。

我心裡總感到有一種無法孝敬父母的遺憾,因為過慣了農村生活的父親死活不到城市來住,說逼他到城市裡住才是我最大的不孝。

父母一生就我一個獨苗,因為他們有生育能力的時候國家實行計劃生育,我村的土政策是第一胎是女兒的才允許生二胎,我是個男孩父母隻能要我一個。

父母對我的愛有多深可想而知。

我十年寒窗和四年大學的費用都是父母的血汗錢,是他們給了我健康的生命,也是他們給了我鋪就了成長之路。

沒結婚的那幾年每年的春節我都乘長途大巴車回家陪父母過年,結婚後每年春節我就和蘇蓉一起開着奧迪回家,從省城到我家五百裡的路程,蘇蓉和我輪流開。

但接下來三年的疫情由于封村,我被迫兩年沒回去陪父母過年。今年的春節時疫情期過,所有道路暢通無阻,而我也心滿意足得買了輛新車。

今年春節疫情結束,所有道路條條暢通無阻。我開着我多年的希望、心愛的奔馳回到了我難以割舍又日夜牽挂的老家。

我開着車一進村,車身上發着鏡子搬能照出人像的光亮外殼,就吸引了村裡好多雙欣賞的眼睛,更招來好多個同村年輕人羨慕的目光。但最開心的還是我的父親。這輛讓全村人稀罕的豪車,成了父親最大的驕傲,它是父親獨生兒子成功的标志,目前村裡人還沒有誰能比得起。

父親一輩子靠出力養家活命,除了種莊稼就是在建築工地幹笨重的粗活,且别說他認字多少,多高文化,這是他這代農村人普遍的活法。父親不會做生意,買東西從來不會讨價還價。        

可以這麼說,幹粗活的父親從來不會用腦子思考問題,辦任何事情都是順從别人的漫天要價。

但一輩子順從他人的父親也有虛榮心。他拿着兒子大奔的話題到處炫耀。

要說這事是很正常的,兒子買了新車父親心裡高興就逢人說呗!可父親卻做出了讓我感到非常意外的事。我一共一個星期的假在家最多待六天,他許下用我的車給十戶娶媳婦的人家當婚車。父親說路程都不遠,附近村三裡五裡的,一天兩戶,跑得過來。

村裡的規矩凡是借鄰居家娶媳婦用車都是兩盒帝豪加一包點心。

父親不關心油價,以為娶媳婦一家給兩盒帝豪賺錢呢!

父親說,你買這麼好的新車一定很貴吧!這麼貴的車在家閑着也是閑着,給人家娶媳婦多好啊!大喜的事賺錢不賺錢是小事,咱圖個吉利的好兆頭。

為了不掃父親的興我勉強答應了,心想,就隻當是為村裡的鄉親做一次慈善吧!

于是,我的車頂上一道一道的透明膠粘上了泡沫做底盤插成的大簇塑料花,車身上貼滿了大紅喜字。

我計劃回去時才到專業洗車的地方去洗車。不料閑不住的父親趁我和跟我小時候一起玩大的同村的小夥伴、老同學聚會,母親帶蘇蓉去同家族串門的時候,又不吭聲給我把車洗了。

我從同村鄰居家回到我家的時候,父親正在寒風凜冽的院子裡脫掉棉襖,雙手拿着母親拖地的拖把站在一張凳子上使勁在車頂上來回摩擦着。

我吃驚地喊了一聲爸,他扭過頭滿意地說,反正大過年的在家沒事閑着也是閑着,我這一洗不省下幾十塊錢哪!我望着滿是傷疤的車身和他大冬天滿臉的汗水,不忍心說什麼讓父親感到自責的話。

父親欣賞着他的傑作說,小兒,你過來檢查檢查,看我擦車技術咋樣?這滿車都是膠啊?我可沒少費勁,倒了好多清潔劑用毛巾都擦不掉,高低用鋼絲球才算是刷幹淨了。

我苦笑着點了點頭,心疼得簡直是淚往肚子裡流……

好在蘇蓉也是個有深度的人,她始終沒有把心疼的情緒表現在臉上。

我把我心愛的大奔開到了4S店,這一次噴漆花了大兩萬。但這件事我永遠不打算告訴深愛着我的父親和母親。

責任編輯:李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