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本尋常,樂享即是好——松閑體、玄武針創始人劉歌

來源:中國廉政網 發布時間:2023-07-07
分享到:

本期人物:

劉歌,男, 河南鄭州人,筆名墨韻涵香。生于中醫世家,自幼喜愛詩詞書畫,初臨柳公權、顔真卿、歐陽詢,之後習魏碑石門頌、漢隸諸名帖。朱門弟子,其書法靈動飄逸,風韻厚重,法度嚴謹, 跌宕起伏,韻味十足,頗有晉唐之風,且寓秦漢之形,如佛渡苦禅之靜,似千軍萬馬之騰,獨樹一幟,自成一家,被藏家和專家所追捧。現為漢墨書畫研究院院長,易康自然醫學研究會會長,中國愛新覺羅•溥傑書畫研究院副院長。書法作品多次參展,多次榮獲國内外大獎,部分作品被香港、台灣、新加坡等藝術館院收藏。

人生需要要做減法,物質生活越豐富,容易“亂花迷眼”,外界越是喧嚣,内心越是要追求安甯。周國平說,世界上隻要做兩件事就可以使自己幸福:第一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并且還能夠靠這個養活自己;第二,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并且讓他們感到快樂。

生活是平淡和簡單的日常組合,很有幸的是我在尋常的一天,見了平淡簡單組合之間,做喜歡的事,把健康快樂帶給别人,還能靜靜享受精神愉悅的人。

司馬遷在史記樂書論說:聞征音,使人樂善而好施;聞羽音,使人整齊而好禮。“樂善而好施,整齊而好禮”是中華民族普通認同的品質和行為,這一點在劉歌身上就有所體現。

作為玄武神針的發明人、松閑體隸書創始人、古琴師,諸門弟子之一,談到從小學中醫,他說不是愛好,是迫于長輩壓力,可學着學着就有了興趣,現在也徹底放不了手。每天要接待很多“熟客”。把患者說成“熟客”,由此積累的人脈自不必多說;但在此之中傳導的情感建立關系,合乎常理,也無所奇。人與人本身就是對等的,人與人的交流自來就講感情。“醫者父母心”,世上醫者仁心仁術,劍拔弩張的各類關系自然會緩和。

我們不去談論時下的醫患矛盾、社會負面關系,隻是發自本心從自身出發談論自己對事對人的處理方式,整體處理下來比較順暢,那說明這件事的出發點沒錯。我自己揣測着劉老師給予我的答案,其實答案進門時候,自報是“親人”關系的“老熟人”就給出了答案。她說:“大病不用進醫院,小病就找劉醫生,這麼多年了,我身體的健康問題幾乎都交給了劉醫生,我的閨蜜多年的抑郁症他很快就給治好了,我們家人有不舒服也來找他,現在我把劉醫生當作我的家人。”

挂滿牆的錦旗,“樂善好施、大醫精誠”、“手到病除、妙法神針”都是三十多年來累計的口碑。許多熱心的患者還主動分享起沒錢診治時,劉醫生不僅不收錢還搭上路費的故事。這其中有人見證了劉醫生醫德,成了劉醫生的朋友;有人得益于劉醫生的醫術,見證着自我的康複;有人被劉醫生的醫術人品折服,而甘當“廣告人”奔走相告。

對于患者對自己的評價,劉歌老師說:“這是醫生的天職。古今中外,對醫生都有很高的技術和道德要求,這是其職業特點首要必備的。作為一名醫生,可能技術有高低,但道德标準不能降低。許多人尋醫問藥無果,加之多年病痛纏身負重加劇貧困,找到我時就坦白,劉大夫,我是别人介紹來的,能不能給看病,錢先欠着?那有什麼不能的,誰沒有個困難的時候呢?”

出生中醫世家,自小耳濡目染,對那句“德不近佛者無以為醫,才不近仙者無以為醫”的話,别人或許可當作标榜,而在劉歌老師看來,這是對醫者的警示。正是因為道德準則在心,責任感和使命感一直由心迸發,所以,說起“樂善”劉歌老師輕松地笑:“舉手之勞罷了。”

談到“松閑體隸書”,劉歌老師坦言是畢生的摯愛。為了有所成績,不厭其煩的臨摹、練習,也天南地北的尋找名師指點,不知不覺就三十多年了。機緣巧合之下,有緣拜師朱忠寶老師。

“書法是我的精神享受。從早上六點起來,我一般會練習兩個多小時,以前是臨帖,現在抄中醫典籍。”在他的辦公桌上,毛筆小楷《千金方》《傷病論》擺放有序。

聽說為了将家族的治療手法發揚光大,他又創制了“方便,安全、有效”的長壽針,并手抄了“易康指針療法、刺絡療法、經絡療法、火療、推拿”等近十本著作,真可謂将事業和愛好結合到了極緻。也真是憑着對事業的一份熱忱和對興趣的極度熱愛,劉歌也在朱門弟子中獲得了朱老師親筆題詞的墨寶“心系患者、大愛無疆”,以示肯定。

行醫治病,錦旗說明一切;書法作品,也多有書法評論名家寫評。其中最有名的當屬中央美院教授方建淳寫的那篇《書法有道,妙氣自清》。文中寫道:“一個書家在日積月累的筆墨功夫中皆可漸臻佳境,到了品現的成熱時候,便自然流露,将韻味、情趣和境界高度統一,形成獨立個性的書法形式,劉歌先生就是如此,顔柳歐趙,魏碑漢隸,自幼詩詞書面,一步一步進入化境,也成就了當今的松閑體隸書。”

方教授的評,從漢字演變承載的文化内涵和人文信息,到“取象為先”,“察之者貴精,凝之者貴仙”的鑒賞藝術,再結合哲學與美學觀點探究藝術本源和本質,極高地推崇了劉歌毛筆字,讓内部尋求變化力、力系平衡的完整性,對比和力系平衡的完整性和增強的書法表現力的特質給予了精當的分析評價:“字形大小、體式變化,點畫長短、粗細變化,墨色濃淡等各種變化的差異大小,歸為一個整體,促成視覺審美心理趨向”。

有人說做人難,難做人,可在劉歌老師眼裡,所謂難,不過是難在差異無從化解。比如書法,追求奇巧,不免費心;追求質勝,難免分心;追求上乘,未必所願。

世上一切都是覺悟,自然,天道,一旦有了功利心,修為就會大打折扣。與他交流,令人不覺會心感知自然流淌的溪水不問前路、不管蜿蜒的随心美好,近可觀河道小石,遠可看河堤扶風醉人。所有人,都是普通平凡的,但每個普通平凡的背後,卻又其各自的追求與堅守。

令人不禁想起馮友蘭先生關于人生境界的分類: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人在其中,各自經曆;人在境中,各自感受。見識見解對照觀想,隻要自得其樂,樂在其中,就是最好的人生。(王欣)

責任編輯:李偉